爱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钢铁燃魂 > 第58章 我有个想法

第58章 我有个想法

 热门推荐:
    第一届洛林农林机械大赛,联邦工业机械领域具有一定权威的评委们通过尽可能客观、公正、独立的评分,从三百多支参赛队伍里最终筛选出了实力最强且运气不差的三十二支。不出所料,格鲁曼、星空、多森等老牌工业集团直接或间接派来的队伍都取得了不错的名次,但还不足以迈入第一序列——对于这种初/复赛制的竞赛模式,有实力又有心机的参赛方,通常在初赛阶段有所保留,而不会轻易拿出最好的设计来。等看清初赛的情况,再考虑复赛的策略,力争利益最大化。

    在初赛的结果中位列前茅的,是泰古车辆工厂、奇克机械制造厂、劳伦斯车辆制造厂以及洛林农林机械这四支参赛队伍,前两支是单作品参赛,而后两支是多作品参赛。最终,劳伦斯和洛林农林机械都有两项作品通过了初赛。总的来说,这四支队伍的参赛作品较其他队伍要明显高出一筹。如果只是一轮制的比赛,那么冠军或许会从这四支队伍之中诞生,但大赛的技术上限也就到此为止。初/复赛的两阶段设置,既提高了大赛的激烈程度,也提高了技术上限。

    魏斯让洛林农林机械厂参赛,其首要目标不是赛事的巨额奖金,而是冲着技术、人才、思路全方位提升去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洛林农林机械厂的参赛队伍就不以角逐桂冠为目标。对于参赛队伍的工程师以及站在他们身后提供支持的机械厂全体员工来说,那丰厚的回报同样是诱人的。参赛之前,魏斯向他们作出了承诺,只要获得奖项,所有的奖金都给参赛人员和工厂员工,工厂不以弥补设备物资消耗开支为由留存任何部分。这样一来,除去那些自行组队参加的人才队伍之外,洛林农林机械厂的奖金分配方案是最能够调动参赛人员积极性的。

    劲头归劲头,也要有实力才行。经过初赛的较量,洛林农林机械厂的工程师们也意识到,他们的作品还远远没有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就特点而言,他们跟泰古、奇克、劳伦斯等强手各有优劣,谁能够在两个阶段之间有更大的提升,谁就更有希望拿下奖项。所以,工程师们自发加班加点研究改进性能提升的方案,工人也积极参与其中,根据工程师们的方案进行制作和测试。

    勤能补拙,但也有很多事情,勤奋并不能代替智慧。工程师们考虑的不少方案最终都未能奏效,而魏斯作为洛林农林机械制造厂的实际领导者,也抽了不少时间跟工程师们一起商议,而在这其中发生了一件颇有意思的事情——一个名为左森-黎格诺特的工程师向洛林农林机械厂毛遂自荐,表示自己很看好洛林农林机械厂的参赛作品,而且有信心帮助他们进一步完善设计。他的要求也很简单,如果洛林农林机械制造厂的参赛作品最终拿到了某个奖项,要么分他一份奖励,要么聘他为高级工程师,提供合理的薪金报酬。

    在这之前,魏斯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招罗工程师,虽说还没到一将难求的程度,这会儿居然有人送上门来,莫不是洛林农林机械厂已在这场大赛中打出了名气,有了能够吸引优秀人才的资本?尽管初赛表现不错,但大多数人还是保持着冷静和理智,因而对这位年轻工程师来历持怀疑态度,觉得他有可能是竞争对手派来的奸细,甚至有人觉得他可能是诺曼帝国派来的情报人员,是来搜集技术情报或者是暗中搞破坏的。

    魏斯自然不会武断的作出结论,他让人把这位年轻工程师带到面前。一番打量之后,才与之进行深入的交谈,发现这还真是个胸中有货的优秀工程师。此人并非科班出身,而是从小在机械作坊里长大,从10岁开始做帮工,到16岁考上了当地的机械技校,花了三年时间完成学业,随后留校给老师当了一段时间助手。之后在他那位老师的推荐下,去了阿尔斯特理工大学继续学习机械,但并不是正统的学习,而是一边在学校附属工厂帮工,一边旁听机械课程。

    在联邦机械领域的最高学府旁听两年,左森受益匪浅,他随后在星空集团旗下的机械工厂谋因为不满这种分配制度,他几次给高层写信,要么石沉大海,要么被他的主管狠批一通。最终负气出走。因为得知这场有意思的比赛,他想来长长见识,于是找了个组队参赛的朋友,提供义务劳动,蹭洛林人在路费和食宿费方面的报销优惠。初赛阶段,各支参赛队伍的各种展示让他大开眼界,而他“挂靠”的那支队伍实力太弱,运气也不太好,初赛阶段便被淘汰,组队的伙伴们索性就地解散。那些场上表现出色或是还有些来头的工程师,在这儿受到了各方的追逐,而他只是个默默无几的小角色。抱着延续机械梦想的念头,他选择毛遂自荐,而当魏斯问他么要选择洛林农林机械厂时,他表示,只有洛林人的工厂在管理和股权承制上是最为简洁明快的,不像那些工业巨头层层管理,最终会剥夺人们在梦想和创造方面的天性。

    经过一番还算愉快的交谈,魏斯同意他暂时加入洛林农林机械制造厂的一号参赛队伍,帮着工程师们一起出点子、改机器,尽可能通过完善传动和悬挂系统来提升参赛机械的运转性能。在这一个月的准备期,他们从星空集团订购的两台航空发动机也顺利到位,这种航空发动机除了贵,几乎没有明显的缺点。魏斯他们也早早为新的动力留好了改进的余地,装上航空发动机之后,他们的全履带式林业运输车在动力方面立即提升一个水平,而改进后的传动和悬挂系统,也让他们在内部测试中拿出了比初赛成绩有大幅度提高的效果,这还远没有发挥出新发动机的效能比。

    加入洛林农林机械厂的参赛队伍后,左森秉承“多做事少说话”的新人守则,跟着大伙起早贪黑、兢兢业业,魏斯几次看到他,都是满脸满身油污的模样。在跟大家熟悉之后,他开始在技术讨论场合以低调的方式发出“我有个想法”的声音,不是天马行空的发表想法,而是有实实在在的建设性意见,帮助队伍解决了两个可能成为致命弱点的隐患,也让参赛车辆在操作上有了一定的改进。从工程师们反馈的情况来看,此人对于悬挂系统很有想法,如果能按照他的设计方案大幅度修正伐木运输车的底盘,行进稳定性和越野能力方面还会有大幅度的提高,只可惜时间上来不及,而且仅仅是应对这样的比赛,还不至于将机械底盘提升到实战的标准——对于这个新人的特点,魏斯看在眼里,也知道他的机械设计能力比起洛林农林机械厂现有的工程师们更具有想象力和逻辑性,只要不走上歧途,完全有可能成为顶尖的机械工程师。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万众期待的复赛终于到来,比赛的场地放在了梅森东部那辽阔的平原地带,这儿是传统的牧场,有大面积的草地,而且北边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往南是河流和山林,32组通过初赛的队伍将定向进行负重测试、急速测试、越野行程以及山路测试这四个环节。根据一定的评分系数得出最后的成绩,而每一个项目的测试又可以分为若干个组成部分份,譬如负重测试不仅仅是在原地装载货物,走两步就行,需要搭载一定的负荷完成公路行程、土路行程以及山坡行程。在这些行程中,每一次抛锚都会扣减分数,如果无法完成其中一段,会导致整个大项失去基本分。再比如越野测试分为空载越野、负重越野、涉水越野以及山地越野四个子项目,考虑到不同构造的机械各有擅长,四个项目里可以任意选择三项来进行。这个相对复杂而又客观的评分系统是专家以及主办方工作人员在初赛基础上经过反复的权衡、测算、商量而得出的,具有较强的导向作用。此外,为了契合农林机械大赛的主题,每组参赛队伍都需要完成相对简单的伐木和农耕内容,但这基本上跟车辆底盘没有太大的关系,只需要搭载额外的辅助工具基本上都能够完成。

    赛程安排上,复赛分四天进行,每一天的赛程之后都空余一天供参赛队伍进行设备的检修和完善。当然,这一天的间隔时间,也可以对他们在比赛过程中发现的问题进行修补,或运用新的思路进行改良。对于每一个项目,他们都有一次机会申请重新测试,并且以两次测试中更高的那次成绩为最终成绩。这样的安排,既增加了容错性,又能够让各路人马发挥头脑风暴的效果,尽最大潜能的提升这些机械设计的效能。

    不出所料,代表格鲁曼集团参赛的劳伦斯车辆制造厂和代表星空集团出赛的凯泽机械制造厂都在复赛拿出了牛逼轰轰的改良作品——以最契合评分规则的方式呈现在的复赛的赛场上,这才是他们真正实力的体现。初赛中最为抢眼的黑马泰古车辆工厂和奇克机械制造厂的参赛作品在复赛阶段虽然也有一些提升,但似乎有些操之过急,以至于在部分项目中出现了过多的抛锚情况。这种不稳定性不仅影响他们成绩,显然也影响到了参赛人员的心态。越是急躁,这些机器设备越是不按他们的设想运转。

    在比赛日之间的休整期,魏斯没有亲自下场,而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审视洛林农林机械厂的工程师和技师们抓紧调试自己的作品,也以主办方的身份去了泰古和奇克这两只黑马参赛队伍的临时车间,在他们遇到困难时,以无偿的方式调配了一些设备和人力过来帮忙。对于洛林州长官的帮助,他们不像对待其他参赛队伍那样排斥和警惕,而在这种沟通的过程中,魏斯觉得泰古车辆的参赛作品更加的符合全履带车辆底盘的发展趋势,而奇克虽然在现阶段的很多性能参数上都有较为出色的数据,但半履带车辆终究存在发展的瓶颈。长远来看,并不是理性的选择,所以,对这两支队伍的参赛人员,魏斯的态度是有着区分的——他鼓励泰古的工程师们往角逐奖项的方向努力,而对于奇克的参赛工程师们,他表现出了个人的友善和大度,希望这支队伍今后能跟洛林的工业者有更多更紧密的合作。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