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txt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644章 临近年关

第2644章 临近年关

 热门推荐:
    沈越川来到医院,看望了苏简安后,心事重重的把陆薄言叫了出来。

    陆薄言见他焦急的表情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高寒那边出事了。”

    闻言,陆薄言紧紧蹙起了眉头。

    最近不太平,白唐,苏简安,到高寒,现在出事的人是高寒的女友。

    “陈浩东那边已经按捺不住了,他现在疯狂的搞事情。”沈越川努力压抑着自己的火气。

    这个陈浩东太能搞人心态,临近年关,本来大家都欢欢喜喜的,他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搞事情。

    “薄言,目前我们太被动了,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我们,连他现在在哪儿都不清楚。”

    “越川,不要这么悲观。我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不寻常。”

    “不寻常?”

    “嗯。陈浩东现在的情况,比当初康瑞城的处境还要糟糕,他如果想要报复我们,何必闹这么大的动静?”

    闻言,沈越川觉得陆薄言说的有道理。

    “那现在这些事情……我去看了高寒,他的情况很不好。”

    “我晚上去找一下高寒,了解一下情况。现在的事情太复杂,我们也要认真起来。陈浩东的存在,是个威胁。”

    “嗯。”

    “我先回去了。”

    “好。”

    陆薄言回到病房内,苏简安还在睡觉。

    苏简安虽然醒过来了,但是后续的治疗很是关键。

    恢复治疗是一个长时间的问题,外面的事情,陆薄言不能坐以待毙。

    过了一会儿,苏亦承来了。

    苏亦承进来后,先看了看苏简安的情况,随后俩人坐在沙发上。

    “高寒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准备怎么做?”苏亦承沉声问着陆薄言。

    “我晚上去找一趟高寒。”

    “对方很嚣张,明目张胆的弄出这么多事情来,他们是不是把我们当成摆设了?”苏亦承声音中隐隐带着几分不悦。

    陆薄言冷哼一声,“自寻死路。”

    简安这个仇,陆薄言一定要让他们尝到代价。

    他会让伤害苏简安的人知道,有的人,做错事,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重新来过。

    因为苏简安的关系,苏亦承对这个事情也格外的关注。

    “简安这边情况已经稳定了,我会找看护来。”

    陆薄言看向苏亦承,“简安会不习惯陌生人守在她身边。”

    “那你……”

    “放心,我会把时间调整好的。”

    “这样吧,我和你轮流来看着简安,这样你出去做事情的时候,也会省心。”

    “好。”

    “高寒那边……”

    “我会去找他,毕竟他也是因为我才惹上这群人的。”

    说到底,这群人的目标是陆薄言。

    苏亦承抬手拍了拍陆薄言的肩膀,“康瑞城都伏法了,更何况这些小喽罗。”

    陆薄言勾了勾唇角。

    不管对方是什么妖魔鬼怪,反正惹到他陆薄言,他可以保证,让他们都体面的走。

    **

    冯璐璐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除了那天的那个电话,高寒就直接失去了和冯璐璐的联系。

    陆薄言来到局里时,高寒的同事告诉他,高寒正在办公室内。

    陆薄言来到高寒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便闻到了浓浓的烟味儿。

    “高寒。”

    此时,高寒正伏在办公桌上看着资料,他身上披着一件大衣,左手手指着夹着一根快要燃尽的香烟。

    闻声,他抬起头来。

    见到高寒,陆薄言不由得怔了一下,一星期未见,高寒像是变了一个人。

    两颊凹陷,青胡茬子长满了脸,他的眸中带着疲惫。

    “来了。”

    “嗯。”

    陆薄言走过来,坐在他面前。

    “高寒。”

    高寒将手中的烟蒂按在烟灰缸里。

    他说道,“薄言,我等了她十五年,和她在一起五个月,我们约定好明年春天来了就结婚。”

    高寒靠在椅子上,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现在,我用尽了办法,也找不到她。我查看了她被带走的那一天有关道路的相关监控,审问了相关的人,一无所获。”

    他抬起双手用力搓了搓脸,脸上露出颓色。

    陆薄言从未见过这样的高寒。

    “高寒,这件事情因为我而起……”

    高寒抬手制止了陆薄言,“抓捕犯罪分子,是我的职责所在。是我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你不用为此纠结。”

    高寒不怨任何人,他只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冯璐璐。

    冯璐璐孤身一人,又是一个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女人,他不知道她会遭遇到什么。

    一想到这些,高寒就难受的彻夜难眠。

    说完这些话,高寒又在烟盒里拿出一支烟。

    以前的高寒是不抽烟的,从冯璐璐出事之后,他就变得烟不离手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抽什么,也许这样能缓解他的焦虑。

    “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可以给你提供你需要的任何帮助。”

    高寒目光看着桌子上的资料,“我现在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线索,只能等着他们联系我。”

    陆薄言理解高寒此时的心情,对于这伙人,陆薄言是深恶痛绝。

    陆薄言和高寒聊了聊,因为没有线索,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了。

    陆薄言走后,高寒就离开了,他准备开车去白唐父母家。

    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过年了,本来他和冯璐璐打算和白唐父母一起过节的。

    但是现在,可能实现不了了。

    车子开到半路,高寒又停下了。

    他在思索着,要如何跟笑笑解释。现在孩子还不知道冯璐璐发生的事情。

    他在车子里坐了一会儿,随后将车子调头。

    他没办法和孩子撒谎。

    高寒开车来到了冯璐璐租的房子内。

    一个星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一个星期内,这是高寒第一次回来,其他时间他都在局里度过的。

    一打开门,便闻到了一股子生味儿,是久不住人的生味儿。

    进了屋,换了鞋,高寒没有开灯,他静默的坐在沙发上。

    他疲惫的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他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浮现出冯璐璐的笑脸。

    ——高寒,我们明年春天会结婚吗?

    ——高寒,我喜欢你。

    冯璐璐的声音犹如在耳边,那么真切。

    可是,现在——

    高寒深深叹了一口气,他的叹息中包含了太多的无奈。

    他身为警察,他可以帮助其他人,但是他却没有保护好冯璐璐。

    多么可笑?

    康瑞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禽兽,他的手下陈浩东,和他的性格差不多。

    冯璐璐再次落到他们手中,她会是什么下场?

    想到这里,高寒一下子就坐不住了。

    他站起来,在屋子里来回的踱着步子。

    高寒被焦躁与恐惧包围着,他双手抓着头发,嘴里发出愤怒的嘶吼。

    “冯璐!”

    然而,任他再如何思念,再如何担心,他都没有任何冯璐璐的线索。

    他现在找冯璐璐,犹如大海里捞针。

    他在等,他在等那个专门劫杀富豪的杀手组织,他笃定这个组织的人,和陈浩东一定有关系。

    只要他们一出现,他就能顺藤摸瓜去找冯璐璐。

    可是现在——

    高寒再次瘫坐在沙发上。

    等,无止境的等,令人绝望的等。

    **

    苏简安的伤势随着精心的治疗,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今天就是小年了,唐玉兰带着两个小朋友和护工来到了医院。

    苏简安养病是个长期的问题,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她这伤势比伤筋动骨还要严重。

    这样长期瞒着小朋友也不是个事儿,所以陆薄言和苏简安商量过后,他们便告诉了实情。

    他们刚说的时候,两个小孩子一听妈妈受伤了,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等他们到医院看过苏简安后,苏简安和他们好好谈了谈,两个小朋友的情绪才算稳住了。

    “妈妈,妈妈!”

    小朋友还没有进病房,她清脆的小奶声便先传了进来。

    一听到小相宜的声音,苏简安脸上浮起了止不住的笑意。

    陆薄言将床摇了起来,现在苏简安的胳膊和脖子都能动了,脖子只不过还没有那么灵活。

    小姑娘迈着小腿儿跑了进来。

    “妈妈!”

    “宝贝,跑慢些。”

    小姑娘一下子来到了苏简安面前,“妈妈,你今天好一些了吗?”

    苏简安摸了摸小姑娘肉肉的脸蛋儿,“好多了呢。”

    “嘻嘻~~”小姑娘用脸蛋儿蹭着苏简安的掌心,向她撒着娇。

    这时,西遇和奶奶唐玉兰也走了进来,小西遇手中还拎着一个饭盒。

    “妈妈。”

    “宝贝,重不重啊,要不要让爸爸帮你拎?”

    小西遇摇了摇头,他小小年纪拎着个四层食盒似是有些重,但是小小的人儿绷着劲儿拎到了苏简安面前。

    “妈妈,吃饭。”

    “好。”苏简安看着这么懂事的儿子,心中不由得一暖。

    陆薄言接过小西遇手中的食盒,“西遇去前面,和妈妈拉拉手。”

    “嗯。”

    小西遇走了过来,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苏简安脸上的绷带。

    苏简安伸手摸了摸小西遇的头发。

    “妈妈,疼吗?”

    “不疼了,今天医生伯伯刚给妈妈换了药,再过一个星期,这里就不用绑绷带了。”苏简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嗯嗯。”

    小人儿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握住了苏简安的手指,小人儿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担忧都写在了脸上。

    苏简安抿唇笑了起来。

    陆薄言走过来,将两个宝贝一下子抱了起来。

    “你们吃饭了吗?”

    “爸爸,我和哥哥吃了哦。奶奶给你们带来了包子,还有年糕。今天是小年儿,奶奶说要吃糖瓜粘。”

    小相宜认认真真的说着。

    因为早上奶奶和她说过,今天是小年儿,还有一周就要过年了,过了年,天气暖和了,妈妈的伤就好了。

    所以奶奶说的每句话,她都认认真真记的。

    “宝贝真棒。”陆薄言亲了亲女儿的脸颊。

    他一亲完,小姑娘便“咯咯”地笑了起来。

    “爸爸。”小西遇拉了拉陆薄言的衣服。

    “嗯?”

    “我也要亲亲。”

    小男孩儿硬气的说道。

    闻言,陆薄言笑了起来,他在小西遇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小西遇有些害羞的笑了起来,虽然这么大了还要亲亲,会让他觉得有些害羞,但是被爸爸和妈妈亲亲,这种感觉太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