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670节 轰击金川城寨

第1670节 轰击金川城寨

 热门推荐:
    可怕的打击甚至让城下的一些土司兵脚软跪在了地上,他们敬畏地看着城墙上爆炸的火光,因为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

    而卜尔吉细血红的眼睛骑马冲往城边,还没来得及开口斥骂,岂料一枚炸弹被投石车甩过城墙,落在他的附近,没有直接命中,但爆炸的气浪当场把他掀翻在地上!

    吓得侍卫们扑上前去,七手八脚地将他抢回了一间石屋后面空地里,团团围住。

    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损伤,他怒吼道:“叫堪布才旦马上组织人员,派到城墙上!”

    堪布才旦忠心耿耿,一直住在城墙上,有人执行卜尔吉细的命令去找他了。

    不久后,那个人脸色惊恐地回来禀报道:“堪布才旦已经被炸死了!”

    “什么?!”卜尔吉细如当头挨了一棒,震惊无比!

    堪布才旦呆在碉堡里,怎么可能被炸死呢?

    但看到城墙上堪称是雷神发怒的爆炸场面,卜尔吉细说不出话来了。

    而在山下,明军部队,诺美部土兵集结,他们看着明军中的轰炸手点燃引信后,引爆飞雷炮里的炸药,在气体的推动下,那滋滋冒着青烟的二十斤重的炸药包歪歪扭扭的向前飞了出去,这枚炸药包落点很准,啪嗒一声落在了百米开外的城墙头。

    接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便冲天而起……

    轰隆隆……

    大地,在剧烈的震动着!

    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裹挟着升腾的烈焰向着四面八方激射,炸药包里铁钉钢珠子在呼啸肆掠,如同狂风暴雨一般……

    待到烟雾稍歇,可以看到落点附近的城防顶部被炸得一片狼藉,木棚都被炸坍了。

    打酱油的明军官兵欢呼起来,那些土兵们也跟随着欢呼着。

    而诺美部首领索格布与他的军官们则脸色古怪,他们很清楚,如果换成了他们抗拒天军,那么爆炸就会落在了他们的头上!

    除开飞雷炮,还有投石车投掷的炸药包,一齐轰击城墙,爆炸的火球不是一团团,而是一片片的腾起,释放出的响声震天动地,连成一片的火焰都要将城墙头给完全吞没了。

    “冲啊!”明军的先登营三百人抬着梯子,拼命地上坡,往城墙冲去。

    除了先登营,还有二千明军和二千诺美部土兵紧随其后,一部分人也举着梯子---明军的工程兵打造了大量的梯子,有多,他们分布在正面城墙的各处进行佯攻,用来迷惑敌人。

    城内土司兵不断赶到城墙,但他们遭遇了明军火力的延伸射击。

    明军三个弹种齐发!

    除了炸弹,还有火弹以及化学弹!

    火弹落地,油坛砸碎,火油迸飞,一打一大片,沾着就着火,这火是三味真火,水也救不熄的。

    有的土人身上穿着臃肿,衣料很多,挨火油淋上,火势立即蔓延,他成了一团火炬,在那里惨叫着。

    化学弹,炸药包里掺杂着辣椒粉,能炸得人直流眼泪,剧烈咳嗽,没办法动弹!

    加的料还有砒霜、狼毒!

    砒霜有剧毒,点燃后随烟进入人体,可以让人呕吐,严重刺激人体的粘膜---人的鼻腔内就是一处常见的粘膜,还有食道、气管和肺,眼膜也是,让粘膜溃烂、出血,产生种种的不良现象,让人非常地痛苦。

    狼毒是一种植物,其分布在海拔2600-4200米的干燥向阳地方,马耳似的阔叶,开出馒头似的花朵,白中透紫的颜色,不时有一股浓香随风而出。

    看似很美,但它有一种别名叫做“断肠草!”

    牲畜们吃上即挂,毒性非常大,如狼一般毒,是为狼毒。

    将它干燥点燃,辛辣无比,颇具刺激性。

    将辣椒粉、砒霜、狼毒混合一起捣碎后细研成粉,晒干,装填进炸弹中,即为化学弹,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这是“化学弹一型”,还有二型的“料”更多,除了上述三种东西之外,以及花椒、巴豆加上积年老粪粪干一起,滚滚烟雾,所到之处,那气味绝对酸爽,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城寨内一片狼狈,爆炸声不绝于耳,首次遭遇了这样的打击,城内土司兵惊慌失措,急得团团乱转,兵找不到将,将找不着兵,任由卜尔吉细暴跳如雷,用脚踢人、用马鞭抽,他们也不敢上城。

    城墙处被炸得天崩地裂一般,已不是人力所为,这是神在发怒!

    卜尔吉细自己又不带头上,只顾叫嚷着弟兄们给我上,怎能驱动他人上这么危险的地方。

    他从颈间拿出挂着的一面金牌,据说乃是山神所赐的神物,赏赐给一名心腹部将,让他带人上城防守。

    那个部将硬着头皮上城梯,结果上到一半,被爆炸的气浪给炸得飞了天!

    沉重地砸落地上,摊开手脚在那里抽筋,其他人见状后更不敢上了。

    而城墙头多是寂静,好象碉堡里的人统统挂掉一般。

    明军先登营举着梯子冲到了既定的平台处,架上了城头,官兵们急不可耐地登城!

    没有遇到抵抗,碉堡里的土司兵很多没死,但已经木然,无力抵抗。

    飞雷炮发射的炸弹产生强烈爆炸冲击,所过之处,碉堡被炸坍,人马都会被炸飞,许多被炸倒的敌人身上往往找不到任何伤口,却七孔流血,要不震死,要不被炸到脑震荡,脑震荡的一个明显的症状是头昏,头重脚轻,这仗还能怎么打!

    是的,这种炮就是“没良心炮。“

    进行了饱和打击,爆炸声在碉堡处震荡,可怕的冲击波横扫了墙面,让活着的土司兵处于迷惘状态,准备好的手段---巨弩、投石和弓箭通通没有用武之处,先登营的官兵们冲上来,先开枪,然后刺刀见红,比宰鸡还要轻松地拿下了那段城墙,

    他们的长官郭才树身披重铠,一手拿着火铳,一的执把鬼头大刀也登上城头,见到已部源源不断地上来,看来胜利已经有了一半,而死伤为,不由得大喜。

    先登营危险,他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顺利。

    “哈哈哈……”郭才树大笑着,目光转向其它城墙,他的笑声嘎然而止。

    怎么其它城墙也遍布了明军,还有土兵也上来了!

    他X的,破城后这功劳怎么算啊?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