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才神医混都市 > 第三千二百一十一章 无法理解的情感

第三千二百一十一章 无法理解的情感

 热门推荐:
    “爱?”樱岛真希听着这个字,有些懵。

    如果是生活在红尘俗世之中,对“爱”这个字是绝对不会陌生的。

    各种各样的文艺作品,乃至广告、传媒,总少不了歌颂爱情。

    然而……樱岛真希毕竟是在忍乡土生土长的。

    她对于这个字的理解,实在是非常浅。

    从小到大,她唯一感受到过的爱,就是母亲还未去世时对她的关怀。

    但那已经距今差不多十年了,太久远了,虽然还存在于记忆力,但那种被爱的感觉已经十分模糊、单薄了。

    所以,此刻,当她听到这个字的时候,她有些懵懂,有些不解。

    “可是为什么呢?你……又不是我的亲人,甚至不是忍乡的人。我……我才认识你几天,我……怎么可能爱上你?”樱岛真希嘀嘀咕咕地问道,不知道是在问杨天,还是在问自己。

    “这就是最有趣的地方了,”杨天笑道,“你想讲道理。可无论是喜欢,还是爱,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什么道理。”

    樱岛真希看着杨天那得意洋洋的笑容,觉得有些不服气,但,看着看着,莫名心中又有些欣喜,像是要沉醉在他的笑容里一样。

    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突然就这样了?

    她咬了咬嘴唇,扑在杨天身上,两只小手攥着杨天的脖子,道:“你……你肯定对我用了什么下流的招数!快……快如实交代,你对我做了了什么?”

    少女柔软、轻盈的娇躯压在身上,倒是一点不难受,反而让人有些心神荡漾。

    杨天笑了笑,正要开口,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靠近。

    又来?

    “嘎吱——”虚掩着的门又一次被推开。

    “诶,门怎么没关呢?”门外之人显然也很是疑惑。

    樱岛真希听到这声音,顿时一僵,立马认出来——这不是福山先生么?

    她转头一看,只见福山先生疑惑着走进门来。

    “诶?少主,你在啊,你怎么不把门关上啊?虽然咱们有武功,不怕普通人,但如果半夜被什么小偷小摸之辈钻进屋来,还是很烦人的吧?”福山先生看到沙发上的樱岛真希,问道。

    “呃……福山叔,你……你怎么来了?”樱岛真希心中一慌,都没心思回答福山先生的问题了,反问了一句。

    “我是怕少主你不适应酒店里的现代化设施,所以才来看看情况,看你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福山先生温柔地说道,不过说着说着,他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和刚才龟山苍介来的时候一样,此刻的杨天是平躺在沙发上的。

    而樱岛真希呢,是骑在他身上,双手攥在杨天的脖子上,上半身支撑起来。

    这种情况下,从门口往里看,只能看到斜着身子的樱岛真希,而且这个倾斜的姿势显得很怪异——这绝对不像是一个人在沙发上坐着的时候,会摆出的姿势。

    于是他一边说着,一边朝沙发这边走来。

    “呃……没有!不需要!福山叔,你……你别过来!”樱岛真希连忙道。

    如果是一般的仆从或是下属,听到宗主这么下令,肯定是立马得听令、停下脚步的。

    但问题是福山先生可不是普通的手下。

    他其实算是樱岛真希的长辈了,这一路走来,也是他一路扶持、帮助着樱岛真希。

    两人的关系,本来就不是绝对的一高一低。

    更何况此刻,他看到樱岛真希那通红的小脸、急迫的神情,就更意识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心里一急,他便也顾不上什么命令了,直接走到沙发侧边一看……

    福山先生瞪大了眼睛!

    “呃……这……”福山先生看着骑在杨天身上的樱岛真希,人都傻了。

    他刚刚脑海想象过许多种可能,比如说有一个刺客正缩在沙发旁、拿刀子威胁着樱岛真希。之类的。

    可他真的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场景。

    虽然这俩人都穿着衣服,但是,这样的姿势,实在是……有些伤风败俗,让人不想歪都难!

    而且……最关键的是,看这态势,樱岛真希才是主动方!

    如果换一换情况,是杨天把樱岛真希压在身下,那福山先生绝对立马就对杨天动手了——敢欺负我们家少主?不想活了是吧!就算你是lilis大人的仆从,也是自寻死路!

    然而……眼下,清晰可见,是樱岛真希把杨天压在下边,而且还用双手抓着他的脖子,一副正威胁着他就范的样子!

    这种情况下,福山先生就真是人都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或者说,他怎么都没想到,这单纯善良的少主,是怎么能做出强行侵犯别人仆从的事情来的啊?

    “少……少主,您……您这是……”福山先生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他真得很少像这样震惊、失措。

    樱岛真希也是懵了,有些不知所措,小脸早已经红得像熟透的番茄一样了。

    她咬了咬嘴唇,小声道:“福山叔,不……这……不……不是那样的。我……我只是……只是中了毒。”

    福山先生微微一惊,“中了毒?难道……难道是催情药?”

    “呃……不……不是那种,”樱岛真希小声道,“是……是情毒,我好像……中了这家伙的情毒,然后……爱……爱上他了。”

    福山先生听到这话,无语了。

    他本来还以为少主是不是被人暗害、下催情药了,才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举动。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能够接受。

    可没想到……少主并没有被人下毒,就是单纯的爱上了这仆从啊!

    中情毒?

    现在年轻人都喜欢把陷入热恋讲得这么文艺么?

    福山先生感觉头疼,扶了扶额,道:“少主,您,您……爱上谁不好,偏偏要爱上他啊?他……他可是lilis大人的仆从。倘若这事被lilis大人知道了,咱们忍乡可就危险了啊!唉……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罢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他想了想,又看向樱岛真希,道:“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