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txt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章 第三展厅

第二百章 第三展厅

 热门推荐:
    青黑色的藤蔓纵横交错,构筑起一道道严密的大网。

    白骨化石的咔咔声此起彼伏,响彻整座展厅。

    一个蓝色的巨人,腰里挂着几位年轻巫师,抱着脑袋,在密密麻麻的白骨中横冲直撞,仿佛一位正在穿越暴风雪的旅人,又像是一股蓝色的飓风吹过白色的荒漠。

    时不时可以看到金色的火花在黑暗中绽放。

    有的火花落在白骨化石身上,留下一片焦黑;有的火花落在蓝色巨人身上,换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

    那雷声是巨人痛苦的吼叫。

    这股雷声从第二座展厅入口开始响起,一直响到展厅尽头,直到蓝色巨人穿过那座对他而言略显狭窄的大门,进入第三座展厅后,雷声才稍稍告一段落。

    展厅入口的门槛、门框、门楣,在蓝色巨人与年轻巫师们通过时保持了沉默,但当那些白骨化石试图越过这条界限时,门槛门框与门楣上镌刻的那些金银符文骤然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构筑起一道单薄却比那些粗大的藤蔓更加坚实的屏障。

    将狂乱的白骨化石牢牢隔绝在第二座展厅之内。

    那道光似乎是白色的,但其中又隐约闪烁着七彩的毫光,令人望之不由垂下眼皮,不敢直视。

    白色的浪潮拍打着光之屏障,浪花破碎,洒落一地细碎的水珠。

    于是潮水退却。

    大部分白色的浪头向回卷去,追逐那株楤木树枝上缀着的那滴血液。但还有许多弱小、愚蠢以及天真的白色浪花,滞留在第三展厅的入口出,徘徊着,逡巡着,不肯离去。

    隔着那层单薄却异常坚韧的光之屏障,年轻巫师们可以听到另一侧墙壁、门槛与地板被白骨化石们挠的吱吱作响的声音。

    蓝色巨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形仿佛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嗤嗤的,从十数米高低,飞快萎缩至不到两米。

    轰隆隆的雷声也从沉闷,变到响亮,再到清脆,直至微弱而又清晰:

    “嘶嘶……疼死我啦!”

    辛胖子倒抽着冷气,手腕上的表壳闪过一道亮光,一大堆瓶瓶罐罐稀里哗啦落了一地,他也不细看,貌似胡乱的在里面翻捡着,飞快的倒出一堆凝胶般的药剂,混合搅拌出灰白的色彩,然后随意的涂抹在身上的伤口处,手法粗糙。

    他身上的蓝意还没有完全褪去。

    涂了这些灰白的药膏。

    看上去就像一座被修补后的雕塑,便是放在那些红色绳索后的展台上,也丝毫不会让人有突兀的感觉。

    当班纳还是蓝巨人的时候,他身上那些伤口看上去并不起眼。蓝色与巨大遮掩了伤害的程度。但当他成为辛胖子的时候,许多伤口便再也掩盖不住了。

    白骨化石们被本能所驱动,并不存在‘留手’这种概念,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口下,蓝肉翻卷,有的伤口边缘还缭绕着细小的电弧或者蒸腾的黑色气息,如跗骨之蛆,始终不肯消散。灰白色的药膏只能愈合伤口,对于附着在伤口附近的诅咒与魔咒伤害无能为力。

    “辛苦了。”

    郑清脸色发白,从灰布袋里摸出一沓清创符与祛邪符,帮忙粘在辛胖子的伤口处。符纸与那些黑色气息、细小电弧相撞,瞬间便冒出袅袅青烟,须臾之后,便化作一蓬蓬细灰,从胖子身上落了下来。

    班纳身上的蓝意已经褪去大半。

    伤口也好了大半。

    他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从手表中摸出一根还冒着热气的鸡腿,狠狠撕咬了一口,摇着头大发感慨:“太亏了,实在是太亏了。”

    郑清知道,他说的‘太亏’并不是今天在白骨化石们手中受伤,或者刚刚浪费的那些药膏太亏。而是猎队措手不及之下,反应不够迅速,让他感觉有些亏。

    毛豆不知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蹲在郑清脚边,胡乱甩着那条灰扑扑的尾巴,斜着眼,看着胖子手中那根鸡腿。

    “想要?”胖子摸了摸嘴角的油脂,低头看了狗子一眼。

    狗子偷觑了郑清一下,然后轻轻柔柔的‘喵’了一声。

    “想要你得跟我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胖子粗短的手指拂过手表壳,又一根肥美的鸡腿被他取出,在半空中滑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狗子一跃而起,叼住那根鸡腿,嗖的一下便消失在半空中。

    没有一点犹豫。

    “就这?!”胖子震惊的看着消失的狗子,然后又看了郑清一眼:“多少冲我摇两下尾巴吧!”

    一根灰扑扑的尾巴从虚空探了出来,在胖子面前晃了两下。

    然后又缩回去了。

    另一旁,萧笑收起了手中的耆草与龟甲,用手指捏灭地板上那支白烛的火苗。他刚刚在占卜猎队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很不好,”对于占卜结果,博士并未讳言:“占卜的结论颠三倒四,耆草说我们按计划前行就好,但龟甲又告诉我们前路充满凶险……如果不是这座博物馆混淆了我的占卜,那么就意味着今晚的冒险真的有些冒险。”

    年轻猎手们纷纷沉默了下来,看向郑清。

    郑清想到先生的预言,想到狗子的发现,想到镜子里那个小女孩儿,还有她请自己吃过的大餐,享受过的火柴光里的温暖世界。

    他的眼神坚定了许多。

    “我一定要去。”他只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并未劝其他人离开。因为他知道其他人是不会选择在这种情况下离开的。

    “很好,占卜结论也表明,坚定的信念是荡平前路凶险的必要条件。”

    萧笑点点头,似乎很满意公费生的选择,然后他扶了扶眼镜,环顾左右:“除了胖子,还有其他人受伤吗?”

    几乎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之所以说几乎,是因为郑清在摇第一下头的时候,顺手摸了摸自己浑身上下,想确认一下自己身上的零件是不是还完整。

    然后他的手指刺痛了一下。

    这是之前被楤木上的刺扎后的伤口,还有轻微的余痛。

    年轻公费生张开嘴,打算开个玩笑。

    然后他的笑意凝固在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