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txt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剑长安 > 第一三六章凌云志

第一三六章凌云志

 热门推荐: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何况徐长安的对面是五炙,面对一位巅峰开天他还不敢说自己是狮子,他只是一只兔子而已。而且对面的狮子都用全力了,作为兔子的他,怎么能够不用全力。

    兔子和狮子都只有一条命,虽然有可能这狮子还有第二次机会,但兔子没有,即便只能搏一次,他也只能选择搏一搏。

    徐长安知道,大宗师以上便修炼出了神魄,有了神魄,就相当于有了第二条命。

    他这种打法,他必死,但对方的肉身也定然不存。

    刚才五炙的表现,徐长安都看在了眼里,他如同一个丑角一般,在这风雪铸造的舞台上,尽力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为真正的角儿们送上一场大戏开幕之前的笑料。

    徐长安只能赌,赌五炙不敢和他以命换命。

    虽然他能留下神魄,但在场的大妖们没有一个会真心庇佑他。他若只剩下了神魄,其下场可想而知,肯定是被别人当成美食一口给吃了。

    这样一算,徐长安虽然没有神魄,但至少能够做到以一换二。

    徐长安眼中浮现一抹狠戾,嘴角也出现一丝冷笑,长剑直接刺了出去,虽然看着五炙四只手手中的刀枪剑戟齐齐攻来,仍旧没有丝毫防卫的意识。

    同时,五炙心头也大喜,他自然知道徐长安想法。可惜啊,徐长安想错了。没错,现在只要他剩下神魄,必然必死无疑,即便是现在和他看起来关系不错的崖祁也信不过,这一点,他心里有数。

    可若是徐长安只想到了这一层,那今日他必然大获全胜,扬名于这极西之地的雪山。

    他看着木剑朝自己胸口砸来,在和徐长安目光交织的瞬间,露出了得意的笑;徐长安看着刀枪剑戟朝着自己砸来,脸崩得很紧,紧紧的咬着牙,憋着一口气,恨不得咬碎自己的牙,让这口气崩住。

    南奸的脸也崩得很紧,两弯本就有些淡的眉却因为紧凑在一起,显得有些浓厚而黝黑。

    至于身后的大妖们,都屏住了呼吸,他们可不知道南奸心里的小算盘,只要能够杀了徐长安,这一次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诸多大妖中,有一人尤为的激动,甚至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他是妖族之中最为“民主”之人,学习圣朝的律法文化,想给弱小妖族一个“好环境”的雪飞羽。

    他有一个诨号,叫做“君子羽”。这一个绰号自然得不到开天境大妖们的认可,但这些大妖也懒得计较。这一个诨号,是一些小妖给他的,在没有遇到徐长安以前,雪飞羽的确帮助过不少小妖,还勒令自己雪鹰一族的人和其它族群和平相处,凡事讲一个“理”字。

    可当遇到徐长安之后,他才看清楚自己的内心。

    他惊恐的发现,原来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才会觉得疼,原来自己一直秉持的正义,一直想要的律法落到了自己最优秀的后裔身上,他才会心痛。

    原来,天子犯法和庶民同罪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那么难。

    原来,自己本性也是一头妖,而且还是一头虚伪至极的妖。

    但是,这事儿除了徐长安一行人之外,没有人看到。他没有勇气去昭告所有小妖,告诉它们自己其实享受的只是它们给自己带来的虚荣而已。他现在看着这一幕,特别希望徐长安死,比任何人心里都希望。只要徐长安死了,那他才能安心的做他的“君子羽”,才能继续接受小妖们的爱戴,甚至在关键的时候还能让小妖们为自己去奉献生命。

    就像一些残暴至极的帝王一般,天子一怒,尸横遍野!

    可这一切的前提,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徐长安死!

    只要徐长安死了,他的虚伪便没人知道。只要没了徐长安,他的那些同伴们知道了又能如何,妖族之中众妖只识得徐长安大名,至于他的同伴们在妖族的眼里和阿猫阿狗没啥差别。

    他的双目都红了,紧紧的捏着衣角,默默的为五炙加油,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五炙死!

    而南奸的双目也红了,紧紧的咬着牙,早就做好了出手的准备,现在的徐长安还不能死,若是徐长安这么容易没了,那他以后的计划怎么进行?

    他已经想好了,一定要救下徐长安,大不了对众妖解释是因为要给中皇面子。反正到最后,只要自己成功,徐长安死在他手上,那一切都没问题。

    徐长安不是不能死,只是不能现在死,更不能死在五炙的手上。

    众妖心思各异,灰总管也有些紧张,恨不得一掌打晕徐长安,将他拽回来;可他看了一眼自家主人,只见自家主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自己也只能瞪大了双眼看着,不敢出手,更不敢造次。

    各妖的心思转变只在这一瞬之间,此时刀枪剑戟落在了徐长安的头上,而徐长安手中的木剑也刺向了五炙的胸口。

    卷起千堆雪,雪比起之前更加的厚。

    大地一阵摇晃,除了蓬山之外,周边的小山包一阵晃荡,甚至就连林浩天修行的山洞也惨遭波及。

    他睁开了眼睛,他怎么都无法静下心来,他的身体很想出去看看自己命中注定的敌人变得多强大,但他心里却告诉自己不能出去。

    他只能不敢的咬着牙,强行闭上了眼睛,不再去想,更不去看。

    诸多大妖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动作,甚至都忘记了稳住自己身形。李知一紧紧的握着自己的衣角,看到远处的那五炙身后的五足兽虚影直接往下一扑急忙闭上了眼,心中一股悲凉之意直蹿脊背,但他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可是,想象中红色的血雾没有出现。

    若是换做开天巅峰以下的妖族承受这一击,必然会化作一堆血雾,为这雪山添上一抹红。

    血雾并没有出现。

    原本被卷起的千堆雪缓缓落下,天地寂静。

    仿佛一副水墨画,只有远山白雪,还有一群看不清脸的人。

    但“滴答”一声,这副水墨画上多了一抹红。雪地之上,有鲜血滴下。

    这幅画仿佛被惊醒了一般,众人的脸色开始有了眼色,开始有了变化。

    雪飞羽叹了一口气,有些苦涩闭上了眼;诸多大妖脸上都浮现了惋惜之色,随后变成了惊愕;南奸嘴角一弯,但只是刹那间便和众多大妖一般,全然是一副惋惜模样。

    而站在远处的李知一则是露出了笑容,长舒了一口气。

    灰总管乐得牙花子都龇了出来,但偏偏不敢发出笑声,至于中皇,虽然还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但灰总管好歹感受得到,主人心中还是有一丝欢喜的。

    血,属于五炙。

    这是他的后手,五足兽和其它兽类不一样,并不是四肢之中的前肢化为手,后肢化为腿。

    蛇虽无足,但只要修炼得当,化为人形的时候也有四肢。

    同样,这五足兽传闻便是神人的一只手所化,原本便无足,后以背有双翅的野猪形象出现,化为人形的时候便用了和蛇类一样的法子化出了双脚还有五只手。

    但为了不引人注意,寻常时候便出现两只手,战斗的时候,便出现四只手。可若是遇上生死危机,那这第五只手便从胸口长出来。

    这第五只手才是五炙真正的底牌,他原本就打算徒手接剑,随后砸碎徐长安。但他也忽略了徐长安的后手,甚至可以说他没有忽略,只是没想到徐长安能做到这个地步。

    他知道徐长安掌握了“无距”,但没想到徐长安能够用到这等地步。

    就算是在他全力攻击之下,这刀枪剑戟还是全都落空了,但自己的手却被这柄木剑划伤!

    往下砸的一刹那,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眼被恍了一下,可偏偏就是这一下,原本砸在徐长安身上的武器纷纷落空,砸在了徐长安身侧的雪地上,激起了千堆雪。

    徐长安惊讶的看着他这只手,而他也惊讶的看着徐长安。

    徐长安木剑往上一提,急速往下一挥,五足兽变成了四足兽。

    一只手臂落在了地上,染红了一片雪地,甚至这手臂还不断的抽搐。

    趁着五炙还没反应过来,徐长安一脚踹翻了五炙,木剑指向了他的额头。

    五炙心如死灰,面色惨白,嘴唇不停的嗡动,闭上了眼。

    可最终,徐长安这一剑并没有落下。

    他睁开了双眼,只见得徐长安怒气冲冲的看着他,随后不再理会他,反而抬起了头,对着一群大妖朗声说道:“诸位想必听说了满雪山一战,想必也知道这些年来万妖阁一直在圣朝境内兴风作浪,但为什么一直到我出现才发生大规模战斗,诸位可曾想过?”

    众多大妖低下了头,徐长安看着他们,杵着木剑,原本进行修理过的发髻也散乱了下来,几根长发飘入了他的嘴里,他看起来很累,可气势却不减!

    “我告诉你们,人族等的从来不是封妖剑体,一个封妖剑体灭不了一个妖族!他们等的只是一个字!”

    徐长安想到了曾夫子在神庙留下的那个字,想起了母亲在蓬山墙壁上留下的笔画,也想起了和姬秋阳去天机阁见到的那一幕。

    此时他的声音响彻天地:“所求无非一个‘和’字,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蛇吃鼠,鹰食蛇,天性也!杀蛇必然鼠泛滥,杀鹰必然蛇猖狂,而若是杀了鼠,则三者都损。万物抱阴负阳,冲气以为和,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所谓和,便是每一张嘴都有粮食,每一个族群都能活下来!”

    “这也是我母亲的选择!她从未忘记自己的身份,但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徐长安,封妖剑体,是半妖!但,这又如何?我们都是这天道下求生的生灵!”

    这一番话,镇住了所有人,就连中皇都愣在了原地,眼角有泪光。

    当初徒弟告诉自己有一个凌云志,他不懂,他追问再三,徒弟只是笑而不语。但今日,她的儿子来了,替她说出了当年未说出的话!

    丹药效果将至,徐长安身子软了下来,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屁话太多!”

    崖祁看得徐长安倒下,趁着众人被镇住的空隙,悍然出手!

    可他还没碰到徐长安,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他还来不及后撤,身体便化作了碎片,雪地一片红,只剩下一个茫然的神魄。

    这中皇含怒一扇,开天巅峰,灭!

    这一击,他动用了超越半步摇星境的实力,天上顿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一道电光落下,南奸急忙往后撤,若是引火烧身,引出他的雷劫,恐怕他也活不下来;同时他也有些幸灾乐祸,他倒是想看看,这中皇如何应付这雷劫。

    但下一幕,让他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不敢置信!

    ……

    五足兽前文有提醒,根据山海经,便是一国家神人的手所化,但我这儿改了一下。

    求各种,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