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欲妙体 > 第七百一十九章 陆展是魔神

第七百一十九章 陆展是魔神

 热门推荐:
    此后,这个被遗弃的世界本来应该趋于毁灭,却是因为经历几次入侵,灵气反而越来越充足,人类也越来越强大,慢慢地改变了。

    同诸殿竖起来,殿壁描绘的全部怪兽显灵,冲出来,肆虐大地海洋,所有灵精也是脱离殿壁,飞向世界各地生根,逐渐生出各类灵晶。

    人类又开始了与怪兽的残酷战斗,却是抗不住凶暴的无数怪兽,被挤压了生存空间,只有聚在三处地方,成型水之城,望之城和寒之城。

    闭月波出现,阎王殿现形,逐渐让那里也形成了绝地。

    道婴从沉寂中苏醒,建立一个特别空间,搜罗无数怪兽进去,以修炼他的幻法。还与阎王殿有了联系,为它提供人类灵魂,借助暗黑之力修炼。

    ……

    场景骤换,小岛腐草又开始生出,同时间生出无数奇异绿树,遮盖住了腐草。

    随着时间的推移,腐草诞生之初的地方形成一个大洞,而无数腐草虽然生出,却因为岛外灵气充裕,为挤迫在岛上,无处落点,形成巨大旋涡。久而久之,这里腐气渐浓,形成特异的空间。

    场景再换,有个青年人降落这里,完全无视腐气侵袭,来至旋涡旁,伫立不动,静静凝视。

    几日后,这青年人顿悟,身周奇异地泛起魔气,实力节节拔高。

    他点了点头,自语:“原来我是魔神之身,不知为何投生凡胎,现在已经悟出我的本命力量‘魔盅神法’,只是……我还欠缺一个契机,才能重获强大力量,归位神界……”

    他的目光也渐渐魔化,射出极为强凛的杀气,又是自语:“李顽,我若能重新拥有魔神的力量,真期待虐你这个小蝼蚁啊!”

    场景最终变幻回如今,李顽依然在狂吸腐草,却是默有所思。

    他已是知晓无尽世界的形成,原来是那幻魔的躯体世界,水之城内的人并不是魔人,只不过是被初始魔化的人类。

    这魔的躯体世界本就应该诞生出人类,还是那幻魔在修炼什么奇异功法,才不会诞生魔人,而是人类呢?

    这腐草就是幻魔的污秽之气,也是无尽世界的最污秽之气,不知这类奇异魔人如何沟通了神界某处魔神居所的路。

    而那个青年人正是陆展,他原来是魔神投胎转世,还悟出了自己的本命力量。

    欠缺一个契机?是什么?若是这个契机出现,他便可以重新成神,那么他就将会很可怕。

    李顽越想,心中越沉,必须要杀,便是陆雪为此会怨恨自己一辈子,视自己如仇,也要杀。

    终于吸完这里的腐草,连带着这座岛上的腐草和怪异绿树都吸了,露出一个大洞。他向着洞内望去,深不见底,越望眼越晕,似乎内里还有个空间,是为异空间。

    异空间?这是区别于正常空间的存在,或许是无尽世界空间之外的异世界,或许就是纯粹的独立空间。

    李顽琢磨一下,

    这异空间应该很大,大至他已无法全部吸了,可以吸多少就吸多少吧!

    只是,似乎异空间蕴藏着无尽凶险,极为的恐怖,若是这样的话,还吸不吸呢?

    想了又想,还是决定放弃,异空间的凶险让他心惊肉跳,还有着深深无力感,他知道这绝不是自己能对抗的,沾之即死,或许连灵魂都湮灭了。

    李顽不是傻大胆,对于极为恐怖的凶险,明知自己无能为力,他就不会碰,除非这牵扯到了他关心的事和在乎的人。

    就在想离开这里时,忽然目光一滞,只见洞里轻忽忽地飘上来一根黑色羽毛,看着有些诡异。黑色羽毛似被气浪托上来一般,载浮着,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飘忽不定。

    李顽立时暴退几十米远,这根黑色羽毛太过诡异,似乎蕴含着魔异的强大力量,让他也不敢靠的太近。

    眼看着黑色羽毛飘向空中,随着轻风起伏不已,忽然间,它的羽末就对准了极远处的孙玉清他们,晃颤一下,急速向那边射去。李顽为之惊骇,大力击去,却是已来不及了,根本跟不上黑色羽毛的疾射速度。

    那里的强者眼望黑色羽毛射来,也都是惊骇不已,纷纷施出力量欲击毁它,却是黑色羽毛果然极为恐怖,不仅丝毫未动,还消融了所有力量,直直向着陆雪射去。

    李顽骇然,这一转念陆雪会被洞穿而亡,就心痛不已。他完全不顾个人安危,施展空间流光,转瞬就至陆雪身前,要用强横身体替她挡下来,虽然这几乎不可能,自己根本难以挡得住,这力量太恐怖了。

    就这一霎那,在众强者思维还未跟上时,黑色羽毛已经及身,穿透了他的躯体,没入陆雪的身体中。

    也就这一瞬间,李顽和陆雪的身体里同时冒出黑烟,乌烟滚滚,直冲云霄。

    众强者这才反应过来,为此惊呼出声,心都差点跳了出来。

    李顽顾不得吸空间宫殿恢复身体,急忙转身看去,只见陆雪神色平静,眼神略有惊奇。

    陆雪道:“夫君,我不要紧,它似乎在与我的身体融合。”

    李顽这才吸了一座空间宫殿,身体瞬间愈合,奇异的是那股黑烟却在身体内无限生成,使得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嗝,一缕黑气从口内喷出,这竟然是极为精纯的魔气,比之以往吸的魔气纯粹不知多少倍。他以前为八女吸出魔胎时,曾打过嗝,以后逐渐适应了,倒是不会这般了,而这魔气比那魔气凝聚的魔胎还精纯太多,让他再次打了一个魔嗝。

    李顽问道:“你可有不适之感?”

    陆雪摇头,面色酡红地道:“没有,我似乎有一种……无尽的愉悦感,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体内生出。”

    李顽大惊,难道这也是魔胎?

    忙感知内视陆雪的身体,方始吁了口气,不是魔胎,却是有什么东西在形成,黑乌乌的,不知是什么。

    李顽便欲吸出陆雪体内之物,却是方一接

    触那东西,就被震飞一里远,浑身绽裂。太强悍了,以他现在的力量根本无法触及,就被反弹震伤,要不是身体强横之极,现在已被震死了。

    陆雪急叫:“夫君,千万别再动它,我有感觉,它对我没有伤害,似乎在改造我的身体。”

    李顽再次飞回来,皱着眉头,看着陆雪身体异变,没再动作。他的体内此时也正有着些许异变,精纯魔气流窜,竟是无法吸了,至少暂时是如此。

    孙玉清飞来,问道:“夫君,这是怎么回事?”

    李顽道:“那黑色羽毛或许是魔神之物,它认准了陆雪……应该与陆展有关。陆展是魔神之身,投胎凡体,只要一个什么契机,就能重获强大力量,归位神界。”

    这时,也飞来的井燕芙不敢相信地道:“你说我夫君是魔神?”

    李顽看了她一眼,冷声道:“是的,陆展是魔神转世投胎,或许会成为我的强敌之一,为了尽早扼灭这个危险因素,我已经决定——杀他。”

    井燕芙面色惨变,呆立那里,一时无言以对。

    陆雪娇躯颤抖一下,在李顽抱歉的目光中,颤声道:“我明白,你杀了他,我不会怪你的。”

    李顽暗叹一声,他的决心已下,任何人都无法动摇,只是觉得愧对陆雪。陆雪能这么说,可见她爱自己很深,做出多么大的抉择,这让他更是觉得愧疚。

    陆雪的娇躯周围逐渐黑雾弥漫,不多久就淹没了她,完全无法透视。

    孙玉清一直是担忧不已,她在担心李顽,道:“夫君,既然那陆展是魔神,若让他重新获得神的力量,你就太危险了啊!”

    李顽笑道:“放心,在下界,神是无法显出真身的,他只要成神,必然会归位神界,待我以后成神,不定就不如他。”

    孙玉清点头,道:“我只有对她的记忆,对神界一无所知,实在帮不了你。”

    李顽见她又是伤郁,搂过她,道:“雨桐,别多想了。”

    孙玉清依偎在他的怀里,依然是郁郁的表情,她没办法不多想,一想到独立意识欲消失,再也无法与李顽在一起,就心里难受的要命。李顽还是没法劝她,虽然心中已经猜到不是如此,却是现在没法证明,只能再次暗恨那可恶的心境修炼。

    陆雪身周的黑雾终于为她的身体吸收,感受了一番,道:“我已知它是黑羽魔神剑,与我的剑心相融,我的本命力量……已经趋于变化,进阶成‘魔剑心幻影神法’,同时让我拥有了魔的力量。”

    李顽微微皱眉,他与魔势不两立,却是陆雪反而拥有了魔的力量,让他的心里感到有些不舒服,他很害怕陆雪会因此趋于魔化,那时他或许会面临艰难抉择。

    陆雪看出他不高兴,本就不是喜悦的心情,更是坠入冰谷,毅然地道:“你不喜欢我的本命力量变异吗?若是如此的话,我……我拼着舍却魔力,把那黑羽逼出体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