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千零六十四章 僰族人

第二千零六十四章 僰族人

 热门推荐:
    只是没有来得及告诉李落,又或者当年鬼谷老人并不知道李落日后也会再走一次当初他走过的路,所以才有不用则废的叮嘱。

    李落压下心头疑虑,既然续命,便要先活命才是,命如果没了,世上再多的秘密也就都与自己无关了。

    吃的不用发愁,穿的也便先凑合着,大不了形如野人也没什么,眼下让李落和灵河又再提起了心的是天色。从山腹中出来,河边惊魂一别,再到两人决意择路东进,前前后后少说也有好几个时辰了,这头顶的天色就没有变过,不单是明暗的分别,似乎连方位都不曾变过,影子还在两个人脚下,好似头顶之上就有一轮明日,只是任凭李落和灵河搜遍了整片天也没有看见日头的一丝踪影。

    李落想起了一首古诗,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而自己和灵河二人成了画中人,被禁锢在了这一方天地之中。

    走了很久,渐渐的李落淡漠了时间,灵河也好不了多少,远处的鹿野那伽一片雾蒙蒙的样子,看着没有分别,如果不是两个人各自留在地上的暗记,只怕都要以为是在一个走不出的界域中不知疲倦的绕着圈。

    路的确在往远处去,只是不知道尽头在哪里。

    走的累了,两个人停下来歇息片刻,一个人调息养神,另有一人戒备四周,免生变故。李落记不得走了多少个时辰,只隐隐记得自己说了很多话,每过一段时间,李落便要与灵河闲谈几句,不管灵河有无回应,若非如此,在这样原本是诗情画意的秘境之中,这般静谧死寂的气氛着实能让人失心狂乱。

    “我们走了多久了?”

    李落抬头看看天色,张了张口,然后摇了摇头。

    “那走了多远?”

    李落再回头瞧瞧早就不见了踪影的灵河和迷雾雪原,吸了一口气,赧然回道:“很远了吧。”

    灵河嘴角一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再吐了出去。两个人已经无数次的闯进了鹿野那伽北麓的迷雾之中,只不过每一次都铩羽而归,山麓之下无一不是陡峭耸立的绝壁,除非插翅,要不然就算是猿猴也攀不上这座山,更别说越过鹿野那伽南下草海。

    若说有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李落又认出了好几种成天花圃里的草木,可食用之物取之不竭,倒不至于让两个人饿死在极北荒原,又或者觊觎彼此身上的那点血肉。

    李落走在前面,灵河跟在后面,不至于摇摇欲坠,但怎么瞧着都有点垂暮老矣的颓势。

    “你听说过西域有一个僰族吗?”这次换了灵河,突然问了李落一句。

    李落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不曾听说过。”

    “我就是僰族人。”

    “哦。”李落应了一声,笑道,“西域我去的地方不多,当初领兵作战大都在平沙河一带,与西戎交手的次数最多,后来有拜火、回蒙,还有回錾也算熟悉,最西去过木括古道,不过据说离落日山还远得很,其他的诸如大月、楼兰、龟兹、云梓诸国我都只是听说而已,不曾亲身到过,对了,就连你们飞鹏堡我也只是听说,到底在什么地方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以前威胁她的时候说过有朝一日我未尝不能踏平飞鹏堡,哈哈,现在想来也是一句笑话。不过我听说西域诸侯林立,与大甘草海大不相同,有过往商旅说起西域百里之地就有一国一君,是这样么?”

    灵河嗯了一声,回道:“差不多吧,西域地广人稀,虽也有绿洲湖泊河流,但也多风沙,还有很多人一旦进去了就再也走不出来的险地,流沙、风暴、毒虫、火山、毒瘴等等,多不胜数,有些地方隔的不远,但中间就横着一片绝境,就算有人兵强马壮,想要吞并别国也不容易,如果强行穿过绝境,几乎没有人能生还,所以就会有百里一国这样的情形,远的不说,就说我们僰族人世代居住的地方就有五个小国,终年征战不休,不是为了粮食就是为了牲畜,要么就是为了抢好看的女人。”

    李落轻轻一笑,倒也没有什么唏嘘感慨的意思,世间多事,若是看客,多看多听就好,再说了这样的事在大甘也不少,只不过换了个体面些的皮囊而已。

    “你们僰族在哪里?”

    灵河沉默片刻,淡淡回道:“高山之上。”

    “高山?”李落哑然,西域的高山好像不少,灵河这句话说了和没说也差不多。

    “我出生的村子和我师门数代人所居住的村落就隐匿于高山之巅,村子四周怪石嶙峋,满目都是石崖石屋,僰族人爬坡上坎,才能进入择高而居的寨子。那里不仅高而寒,而且石头特别多。抬头是石头,低头也是石头,房前屋后有石头,就连堂屋中间也还有石头。在屋子里的石头,可以雕成石桌、石凳、石床之类,极少见木材,我就是在那样的村子里生活,直到我师父把我带下山来到飞鹏堡,我才离开了我祖辈生活的高山之巅。”

    李落很是惊讶,这样的习俗倒是闻所未闻,听来颇具神秘的色彩。择高而居,离太阳很近,离星辰也近,往常是抬头见云聚云散,而对于僰族人来说,却是俯身低头见云海潮生。但人是血肉而成,又不是一块石头,不能风餐露宿,依旧得靠着五谷杂粮才能活,如此一来,登高望远的意境就被上山下山的辛苦冲淡了不少,日子若说过得去,只怕也不会太安逸。

    “这样也好,山顶风急,固然能躲避些豺狼虎豹,不过毕竟还是不易生活,若能在山下安居,倒也未必一定要居于山顶……”

    “临死之前都要回去。”灵河生硬接道。

    李落一怔,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落叶归根,看似不单是大甘,西域也是如此。

    “我们僰族人死后不像别处落地安葬,而是会打一副石棺。

    <div id="center_tip"><b>最新网址:</b></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