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txt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向 > 23.7 依旧活着

23.7 依旧活着

 热门推荐:
    天启历549年,春

    西大陆,地中海和黑海之间的运河上,两岸芳草萋萋。黎明时生成的露珠附着在草叶上,压弯破节而出的茎干。

    一千年前曾是龙牙和枪焰领地的交界,也就是当年枪焰秉核陨落的战场,现在密集的电波在该地区交汇。

    当太阳的光芒初照大地时,

    涡桨发动机驱动的龙卫兵突击机甲,从地平线上出现,在两岸模拟火力的激光炮台阻挡下,快速穿插两岸。宛如地球上鹞式战斗机一样,涡桨发动机在机械转动下,能够垂直起降。激光炮台拱卫的移动基地核心很快被这些机甲们突破。

    当然,这是一场演习,西大陆希曼联邦应对当下军事技术变革做出的反应。

    千年前的枪焰秉核那用着爆燃发动机的初级机械与今天的重机械化龙卫兵机甲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产物。(T34和现代三代主战坦克的外形,就像武大郎和武松对比。)可时隔千年,枪焰秉核当时的战术理念,在当下的时代中还是那么先进。

    漆黑的龙卫兵集群完成突击后,又再次脱离战场。

    半个小时后,大批机甲在演习区东部野战战场中依次降落。

    这些龙卫兵机甲,其流线形的黑色碳纤维外壳上全都标注着卷曲翼刀和铁锤交叉的徽章。

    这是当年秉核留下的圣徽。旁白:1600年前秉核在一次优等试炼中随意打了一个镰刀金属标志,现在这是秉核留下的为数不多圣遗物的其一。

    眼下使用枪焰秉核圣徽的兵团隶属于大希曼联邦西南部防御兵团的正规编制,并不是枪焰家族的私军。西大陆的枪焰也用不着执着于一个家族化军队的名义。

    现在西大陆百分之六十的陆军装备都出自于西边枪焰。

    在某些重要的行业,以芯片这类行业为例,现在三家相互竞争的巨头,背后都有枪焰的背景。

    烁光公司:本部在圣索克原枪焰领地,前身就是原枪焰家族的芯片作坊。枪焰尘迦变革失败后,圣索克收为国有,而后,圣索克亡国,则开始凭借技术再度发展成巨头。

    蟹拳集团:在威斯特巨蟹港口,前身是秉核在威斯特的工坊。早年造潜艇技术起家,在威斯特被普惠斯合并,潜艇不具备竞争力后,则是彻底转为电子设备工业。

    明塔集团:圣索克枪焰变革失败后,枪焰一支则是来到当时的奥卡,在和同样是机械制造家族的塔视家族联姻后,在该地进行了电子工业建设。

    六百年前的大希曼第三帝国在核战中完成对西大陆的统一后,这三家公司在市场竞争中达成了很多默契,并且互换股权。

    希曼联邦第一代元首提出所谓的种族优源理念。虽然严重排斥了一些民族,但是另一方面则是大大强化了西大陆绝大部分民族,进而把西大陆那传统封建贵族家族概念狠狠按下去一波。

    现代的枪焰家族,其实就是五百年前,在优等种族概念下,全西大陆多个枪焰分支捏合出来的工业联盟。这个名为枪焰家族的工业联盟在大希曼政权内有大量的席位,对军事变革提出的意见非常有分量。

    ……

    回到眼下的演练场

    随着菱形的舱门展开,一个身材匀称的人从中跳了下来,而一旁的士兵则立刻对其敬礼。

    在回礼后,此人打开面前的电子屏幕。

    屏幕上的人物头像区域,是转动的菱形,而在名称栏目则是用东大陆的文字写着——绝宕。

    在通讯接通后。

    屏幕上的绝宕,对屏幕前的人问:“苏,演习完了吗?”

    屏幕前的人是苏鴷,脸颊上还带着法脉启动后的亮痕。【此时在西大陆的名称:茧生.涅翅。下面还是用苏鴷】

    苏鴷目光炯炯的点了点头:“突击战术已经基本成熟,不过就算现在战术成熟了,我们目前也只是紧跟东大陆那边军事发展。”

    绝宕:“哦,不用把自己逼得太过,据说,那位新生的圣长城,一直是把你当做偶像呢。”

    听到这,苏鴷默然不语。

    屏幕上的水晶色调变了一小轮后。

    绝宕切换了话题:“天骑士在这场演习中怎么样。”

    苏鴷在机场前的金属走道停下了脚步,

    他回头看了看身后正在跟着自己前进的,代号为天骑士的战士们,然后对着屏幕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都是好苗子。”

    绝宕用颇为温柔鼓励的声音道:“嗯,我就说,把这任务交给你,总没错的。”

    ……

    这里所谓的任务,就是组建新式进攻型部队。

    与先前的东大陆一样,西大陆的军团这几百年也都是处于移动基地模式下。

    千川在变革大战争中训练新军,一将难求的情况,西大陆也是一样匮乏。

    人才,新式人才,绝不是韭菜一样,随便一道命令就能冒出来。

    全新理念的竞争氛围没有树立时,一切都是零,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当代西大陆军团长全部都是根深蒂固的防守思维,这绝不是一日两日能扭转过来的。

    六百年前的战将都是进攻思维,如果他们承接今日的新突击兵团军事理念,能如同白纸,然而这些当年勇的战将,现在几乎全部在维生舱中,

    西大陆的高层选将时,最终只找到了苏鴷。

    六百年了,苏鴷始终不愿意进入维生舱。

    ……

    苏鴷看了看西边又一次落下的太阳,顿了顿:“在第十五次再生前,我想去一下千川。”

    界面上代表融绝宕的水晶旋转着,沉默了。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是在否认。

    苏鴷补充一下:“这个时代,军事上、世界格局最重要的变化,莫过于东大陆548年发生的,我觉得我该记忆点什么。”

    与长生方案不同,永生方案是需要一次又一次再生,而每一次再生中大脑细胞会大量更替,理论上所有的记忆都会格式化,只有不断重复记忆,才能保住最重要的部分记忆。然后呢,在再生结束后,对接电子芯片上自己写的那些“日记”恢复成自己。

    永生方案是需要意志的。需要对自己的信心。当年的胜昭大帝选择永生,其一生所作所为也的确让他完成了部分记忆,可是呢,贯家这个内跳了,记忆懵懂的胜昭被按在脸盆中淹死了。故,那个时代起,只有苏鴷走这条路。

    相对于猛士般的永生道路,躺在维生舱中每隔一段时间定期醒来,就如“夏来聒噪,秋来停吱”样苟活。

    过了足足几分钟。

    绝宕说道:“也罢,你也该回家探亲了,不过这次演习结束后,你先回来报个道。”

    苏鴷脸上泛起酒窝,点了点头。

    而在地中海内,某地下基地中,躺在维生舱,身体插着数十个管子的融绝宕,看着面前界面上苏鴷的一举一动。

    而在看到苏鴷脸上笑容后,在幽蓝维生舱中无表情面瘫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融绝宕,面部的肌肉难得的动了动。

    ……

    回到东大陆,千川。

    549年,夏至,池塘边的咕咕虫,开始发声的时候。

    炽白腾出手与千川两百四十八位冬眠仓里的长生者们开始了一次总对话。

    这些长生者,此时炽白已经换了一个态度看他们,不再把他们看成腐朽落后的统治阶级。因为他们本质上已经脱离人类的传统需求,属于一种极为佛系的存在。

    人类本身是一种复杂的存在,人类的行为,往往是多种想法博弈中做出的选择。人类的选择,随时会因为其他想法占据上风,而出现变数。

    然而这些长生者已经脱离了矛盾重重,他们思维逻辑中只有少数底线,所有的思考也是基于这些底线,

    故炽白在试探性地和这些冬眠仓内几个曾经的熟人约见后,认为他们是有执念程序的人工智能。

    【炽白这种约见并没有暴露前世和他们见过的信息,原因嘛,害怕这些这些程序化的熟人们会在逻辑混乱后,选择自寂。

    毕竟,光灵没死,又再次以新的圣长城出现,那么必然衍生很多复杂情绪,然后以一种非常非常激烈的方式毁灭。

    所以为了这些曾经的学生、熟人们能够在现在的情况下善终。炽白决定永远的默守秘密】

    ……

    在虚拟世界模拟的大厅中,一个悬浮的光标停在这里。

    炽白到场了。

    在两三年前,若是一位当代的长城想要让这么多曾经的高级掌权者存在,全部到场交流,是很难的。

    炽白看到全部都到场的诸多上位职业者,点了点头。

    炽白说道:“诸位,不浪费各位时间,我直接阐述观点。启明纪元依赖新职业的发展至今已经有两万多年了。新职业和远古的旧法术时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路线。

    我们注重感知,注重观测的视角,总结看到的法则,思考原理的运用。但是不得不说,新法术体系到达今天已经停滞了很长一段时间。有必要进行一定的突破。

    旧法术体系在过去上万年来被放弃,但是随着对过去的不断考古,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过去对旧法术的理解只是两万年前那个体系的一部分。

    在大厅中,炽白打开了赵幸墨研究基地中对那个倒霉半神最新的研究资料。

    这个资料的很多重要数据是炽白在这个半神的幻境世界内探索其极限时测出来的。然后现在,炽白把其作为一个方向指给现在的参会者们。

    ……

    在虚拟大厅中,一个个的冬眠仓个体,在会议场上以菱形漂浮,没有任何发言,如果不是闪烁的绿色灯光提示他们在场,外界的人看来,宛如是炽白一个人对着一群石头人独自说话,没有喝彩,也没有讨论。

    这就是冬眠仓内的长生者们的现状:碳基细胞被高能元素侵蚀,思维所在的载体中,无机物的比例偏高,绝对理智,但是感性也逐渐的消失,现在在会场上不会激动,不会惊讶,只会安安静静的听着,在听完后。直接会按照自己利益角度思考,来给“是”或者“否”的答案。无法像征召年轻人一样,鼓动情绪,渲染气氛。

    炽白打开了夜鸠告这位半神的调查资料,重点讲述了她本体的领域的测试,以及神格这个有着强大计算力的概念。然后在数据模型上,解释着其强领域在信息交互上的优点,神格计算对数据的处理能力。

    而这些理智清晰的思维体们已经很清晰的推断出炽白此时会议的目的。

    目的:向着这些冬眠仓内的人推销半神方案。

    ……

    为什么要对这冬眠仓进行这样的推销呢。

    炽白自己就是搞事情起家,深刻知道,搞事情的缘由,那就是社会组织内没有一个响亮的计划吸纳社会中有想法的人。

    炽白:“这不,当年,你们那些权力斗争我玩不转,没有给我的生产和社会进步想法有合理安排,所以呢,我就只能那样了。毕竟,我也不是故意没事找事嘛”

    炽白非常理解搞事的缘由,故自己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是,在当下的总计划中拉出一条分支项目,让这些人参与进去。

    ……

    在会议进行到四十分钟时,炽白开始逐渐点题了。

    虚拟世界中的背景光线开始变暗。

    而中央投影上出现了一个全新实验室的信息,在这个高四十米绝对无尘的实验室中,有一个高三十米,长六百米的机械系统。二十多位科学家身着机械铠甲,在浮动轻机器人的激光扫描中,检测着这个精密的设施。

    这个规模大,各种参数稳定的实验室,只有地下深层中的实验室和太空实验室能够建造。

    而半神格这种精密的东西,在无重力的条件下才好控制生成。

    炽白:“问天计划中,我们将设计超高能的核心处理元件标量,浮点运算将胜过我们渭水超级计算机的,四百八十亿万倍数。”

    炽白看了看大厅中一个个漂浮的立方体,一字一顿地说道:“西大陆古典籍的记载中,这是旧魔法时代西大陆的‘造神’,亦可以说是我们神话传说中的‘得道’,是我们当代的目标。”

    【而为了完成这个宏大的目标,在地面上的那些低级的矛盾应该放一放了,全球合作势在必行】

    炽白叙述完毕后,看着空旷的大厅里漂浮的诸多立方体们,炽白开始将时间,留给这些数百年寿命个体在心里面打算盘了。

    数秒钟后,大厅中各个冬眠仓内的智慧体,给出了答案,他们的回答很简单,也很统一,那就是“支持”。

    在汉水的全息信息仓里,带着目镜的炽白脸上卷一个酒窝,嘴唇抿成了一簇。

    而在信息仓外,俏生生站立着白惙箐(枪焰心悚)的眼中闪过好奇。她呢,也是第一次看到了炽白如此会心的模样。似从坚不可摧钻石,变成了眼前一个可人的果冻。